老坛酸菜方便面怎么了,2022年康师傅还能吃吗

方便面龙头统一、康师傅,栽在了“土坑酸菜”上。

老坛酸菜方便面怎么了,2022年康师傅还能吃吗

在“315”晚会上,央视曝光了湖南插旗菜业“土坑酸菜”食品安全问题。3月16日港股开盘后,统一与康师傅股价迅速跳水。统一股价盘中一度下挫至5.7港元/股,跌幅超11%;随后统一股价回升,截至收盘,报6.61港元。康师傅则较为“惨烈”,盘中跌幅一度近15%,报11.7港元;截至收盘,当日跌幅为5.63%,报13.08港元。

该事件一出,统一和康师傅火速做出回应。统一否认使用“土坑酸菜”,还称近五年内,插旗菜业已不是公司原料供应商;康师傅则表示立即取消与插旗菜业一切合作。各大超市、电商们则连夜下架了各相关品牌的“老坛酸菜”系列方便面。3月16日,多数电商上,都已搜索不到这类产品了。

这对于方便面市场来讲,可谓雪上加霜。“本来就很少买方便面了,这下子,‘带味儿’的老坛酸菜面彻底把我劝退了。在我的世界里,从此方便面进冷宫。”不少网友表示。

近几年,“方便面市场衰退”已经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。统一和康师傅两大品牌的销售业绩,也受到了影响。

不久前,统一集团公布了2021年财报。财报显示,2021年统一“收益创历史新高”,达252.306亿元,较去年同期增长10.8%;但净利润为15亿元,同比下降了7.7%。

财报发布后的3月8日,统一股价跌幅超过16%,报收6.24港元/股,之内损失了52亿港元,约合人民币40亿元。3月9日盘中一度下跌至6.16港元/股,创下自2021年4月份10.01港元/股高位以来的历史新低,市值也相应地蒸发了160亿港元。

与统一的状况类似,2021年上半年,康师傅方便面业务收入为127.2亿元,同比减少14.7%,其中容器面和高价袋面分别下滑了12.5%和22.8%,利润也从上年同期的16.9亿元下滑至约9亿元,同比下降47.1%。

统一和康师傅不断改进策略,试图通过涨价和高端化战略夺回方便食品市场,却仍然无法抵挡大势所趋。同时,统一表现突出的饮料业务,也陷入强者环伺的局面。

方便面拖累了业绩

统一的营收主要来源于两大类业务:一是以方便面和其他方便食品为主的食品业务,二是饮料。

统一财报显示,2021年饮料业务收益为147.378亿元,较去年同期上升17.3%,占集团总收益的58.4%;食品业务收益为95.249亿元,较去年同期仅上涨1.1%,占集团总收益的37.8%,该业务板块的主力军方便面产品收益为90.072亿元。

(统一2021年和2020年营收情况对比,图/公司财报)

占据统一收益来源大头的方便面,也成为“拖累”了统一利润的“罪魁祸首”。而对于统一来说,方便面产品收入的萎靡状态已经持续了数年。

《天下》周刊通过统一历年年报发现,在2010年至2021年的11年时间里,统一方便面只有2011年进入高速发展期,同比增长高达67.3%,而其余大部分时间,其增速都是个位数,在2015年和2017年一度达到负值。2020年时,因为Yi情影响、不少人处于居家状态的原因,该业务增速曾出现了短暂的上升,但在2021年又重新陷入下跌状态。

但这并不是统一一家方便面品牌面临的问题。

统一的老对手康师傅,其方便面业务也在2014~2016年连续三年净利润下滑。2021上半年,康师傅方便面营收为127.77亿元,同比下滑了14.67%。

放大到整个行业,据欧睿数据统计,方便面零售市场规模在2013年曾达到933亿元的高峰。在这一年,康师傅的营收达到了667.1亿元,净利润为24.9亿元;统一的营收达到了233.3亿元,净利润为9.2亿元。

但随后,方便面市场增速开始放缓,在2014~2016年间市场规模不断萎缩,直到2019年才重新回到900亿元以上。

世界方便面协会数据显示,2007年国内的方便面年销量曾达到498亿包的。以当年国内13亿人口数字计算的话,平均每人一年要吃掉38包方便面。而到了2019年,这个数字已下降至414.5亿包。

90后李言说,她已经记不起自己后一次吃方便面是什么时候了。

“还记得我小时候,生时喜欢吃妈妈煮的方便面,里面煮一个荷包蛋,我能连汤都喝光。后来长大一点,有了碗装方便面,我从中学到大学,学习时加餐都是它。调料包一撕,开水一倒,压在碗上面的是万年不变的牛津字典,那是美好的美食记忆。”李言说,“但现在我已经毕业工作了,只有加班太晚时才会在深夜偶尔怀念下泡面的味道。”但对她来说,大多数时间也只是“想想罢了”,毕竟,现在的年轻打工人有了外卖可以做选择。

关于方便面为何会“失宠”,市场上曾有过讨论,但大众普遍认为,主要原因还是外卖的兴起,以及新式速食产品带来的冲击。

2013年,美团外卖正式上线;2017年,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;2018年,饿了么又花落阿里。外卖战场硝烟弥漫,方便面却意外地成为了“炮灰”。

中国地质大学经管学院一份研究报告显示,国内的外卖市场规模每增加1%,方便面消费量就会减少0.0533%。

从2013-2016年,外卖市场的增长率高达71.3%,用户人数不断增长,突破3亿大关。但与之相对应的是,同周期内,国内方便面的消费需求连续下滑,年销量从462.2亿包跌至385.2亿包的历史低谷。

深圳市思其晟公司CEO伍岱麒曾向《天下》周刊表示,打败方便面的是时代——高铁的时代、外卖的时代和物质不断丰富的时代。

以前,方便面的主要消费群体就是学生、“打工族”们以及经常乘坐火车出行的人,日常生活中,常见的方便面消费场景就是学生宿舍、白领加班的办公室、绿皮火车上和工地等。

但是,随着外卖越来越便捷,高铁提速,更多种类即食方便类食品的诞生,以及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,方便面不再是大众图方便、快捷时就餐的必选项。虽然2020年由于Yi情原因,方便面市场产生了一定回暖,但仍挡不住整体行业走向萎靡的大趋势。

“方便面的衰退短期内来看,受原材料价格大幅上行的影响;中期来看,受行业竞争加剧的影响;长期来看需求疲弱的影响更大。”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说。

方便面“涨价”有用吗?

在今年2月,方便面的“集体涨价”传闻刚刚掀起一波热议。

一份美银证券发布的报告称,方便面零售价格已于今年1月上涨。在农历新年后,康师傅旗下主要的方便面产品出厂价上涨超过10%;统一的主要方便面产品在更换新包装后,零售价格也上调了约12%。该机构认为,统一稍后也或将上调出厂价,这也预示着,方便面行业将进行近10年来的首次大幅加价。

涨价后,康师傅桶面价格将从4元涨至4.5元;统一袋装方便面的价格从原本的2.5元调整为2.8元。

消息传出后,康师傅、统一等品牌纷纷站出来否认。但有大型超市透露,已经接到厂家要求调价的通知。还有网友发现,自己家门口的零售小卖部为了算账方便,已经干脆将袋装方便面价格标为3元进行出售了。

(超市货架上的方便面,图/视觉中国)

比起“遮遮掩掩”的这两大方便面巨头,方便面鼻祖日清食品则大方宣布,自2022年3月1日起,上调中国内地销售的近180款即食面价格,其中包括合味道杯面,出前一丁的袋装、杯装及碗装面,以及日清意面等产品,平均涨幅为个位数,涨幅高达12%。据悉,日清食品上一次调整中国内地即食面产品价格还是在2011年。

实际上,多年来国内方便面行业早已悄然提价。根据欧睿数据,从2010年到2020年,国内方便面零售价格已由18.38元/kg提升到了29.84元/kg。

统一在财报中表示,大宗原物料价格上涨等因素,也对利润造成了影响。据了解,方便面的主要原材料中包括面粉、棕榈油、糖等。据国泰君安研报,截至今年2月14日,棕榈油、聚酯切片、白糖及面粉的价格已同比分别累计增长44.6%、31.3%、7.5%和3.7%。尤其是棕榈油,价格涨势猛烈,2021年初其价格仅7200元/吨,截至2021年12月28日,棕榈油现货价格已达到12000元/吨。

“涨价确实可以缓解企业成本压力,但遭遇诸多挑战的方便面市场,根本出路还是在于品质升级。”食品领域专家王路盛向《天下》周刊表示,“长期以来,方便面都没有撕下‘垃圾食品’的标签,涨价可以在短时间内提高客单价,但从长远来看,企业更应该研究是如何让消费者回归到对方便面的认可上来,提高他们的购买频次。”

柏文喜补充称,方便面品类老化、营养性较差,也导致其对用户的吸引力已相对变弱,在外卖与自热米饭、螺蛳粉等新型速食食品的竞争之下,其市场已被分食。

进军高端化

年轻人们已经在“抛弃”方便面。

在2020年,因Yi情居家的大量缺乏做饭经验的单身族们,搬回家大量自热食品“救急”。从自热米饭、自热火锅、自热粉、自热年糕,到自热冒菜、自热烧烤、自热麻辣烫,花样多得令得人眼花缭乱。根据天猫数据显示,2020年春节期间,光是“自嗨锅”一个品牌,线上订单量增幅就超过200%,当年销售额突破10亿元。

接下来的几年里,在电商上,柳州螺蛳粉、湖南米粉、江西拌粉、四川酸辣粉、兰州牛肉面等充满地域特色的小吃,相继以方便食品的形态出现。这类品牌通过与明星偶像签约,植入网络上的热播剧中,无情而又猛烈地给方便面市场持续带来了打击。

2021年,袋装的柳州螺蛳粉销售额突破了150亿元,同比增速近38%,并以年寄递量超1亿件的数据,成为广西一个寄递量突破亿件关卡的单类产品。

(在热播剧中插入的食族人酸辣粉广告,图/芒果TV截图)

2021年底,预制菜赛道又掀起大规模融资热潮。这类只花简单几分钟就能做好的食品中,囊括了金汤花胶鸡、烤鱼、佛跳墙等八大菜系美食,为广大家庭提供了新的速食选择。

统一和康师傅等品牌也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些变化。《天下》周刊发现,在2020年之前,统一的财报中,对业务构成的表述还是“方便面”和“饮料”两大类别,但在2020年之后,“方便面”一项被替换成了“食品”。变化背后,隐藏着统一对普通方便面之外的新品类探索。

统一在方便食品品类上,进行了高端化和多元化的开拓。2016年3月,统一推出“满汉大餐”系列;2018年12月,推出方便自热食品“开小灶”;2019年5月,推出“统一茄皇”品牌;2021年1月,统一在旗下“那街那巷”天猫官方旗舰店中,悄然上线了一款螺蛳粉产品;同年公司继续布局高端袋煮面市场,推出“极味馆”系列。

统一在财报中写道,“后Yi情时代,消费者的健康意识不断攀升,健康化、高端化的趋势日益显著”。在其一系列操作后,2021年,这些新品类也获得了成果,例如,其中“开小灶”和“那街那巷”在过去两年中,年复合增速达三位数。此外,早就被人熟知的“汤达人”品牌在过去五年中,收益复合增长率也维持了两位数的增长速度。

与大众传统印象中便宜的泡面相比,统一和康师傅推出的高端面,价格一个更比一个高。《天下》周刊发现,在电商上,统一的“满汉大餐”台式半筋半肉煮面,4碗装售价为79.6元;整箱酸菜牛肉面6碗装售价179元,平均下来一碗面单价接近30元。康师傅的“Express速达面馆”招牌麻辣牛肉面,两碗打包优惠售价为39.8元,平均每碗价格近20元。

其他品牌推出的高端面中,像明星谢霆锋坐镇的“锋味派”,天猫旗舰店的单袋售价高达32.9元;天猫上的“拉面说”鲜浓蟹黄拌面,领券优惠后两包价格也高达89元;和府捞面推出的非油炸鲜煮面中,“草本猪软骨+番茄牛小腩+番茄猪软骨+酸辣猪软骨”三盒面售价156元,平均每盒价格52元。

“创新方便面的升级和迭代一定还会继续加速,因为消费端的核心需求跟诉求在不断变化,这也倒逼企业提高了创新意识。”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称。

但李言作为普通消费者,却认为“方便面做高端本身就是错误,30多元一份的价格,就算里面给的配料包品种再多,也不如点份实打实的卤肉饭吃”。

对此,有业内人士分析,大多数方便面品牌的高端化战略短期内很难作出成绩,尤其对于统一、康师傅这些老牌品牌来讲,它们通过收购新速食品牌来完善高端化布局,或许会更有利。

饮料业务,强者环伺

在统一集团中,饮料业务已是公司两大支柱业务之一。目前,统一的果汁类产品包括统一金桔柠檬、统一鲜橙多、统一冰糖雪梨、统一番茄汁等;奶茶类产品有统一阿萨姆奶茶、布诺厚乳茶;咖啡产品则有雅哈冰咖啡和左岸咖啡馆(统一企业旗下咖啡品牌)。

财报显示,2021年统一饮料业务收益同比增长了17.3%,在下半年更是增速达到了9.7%。这主要是来自于茶饮、果汁类饮品销售的持续增长,例如,其中的阿萨姆奶茶过去两年中,就维持了两位数的年复合增速。此外,果汁产品凭借餐饮渠道渗透率提升,也录得40.6%的收益大幅增长。

(统一金桔柠檬,图/视觉中国)

然而,业绩表现良好,也并不意味着统一的饮料业务就高枕无忧了。

统一财报显示,2021年年度销售及市场推广开支为55.428亿元,较去年同期增加了1亿多元。其中,行政开支为10.488亿元,剩下的都花在了销售及市场推广上。而在未来,统一若要继续拓展果汁市场,还将继续加大营销力度,庞大的推广费用,也将给它的业绩带来压力。

同时,追溯过往,统一在饮料市场的探索从来就没有停止过,在2012年至今,相继推出了冰糖雪梨、海之言、小茗同学、乳酸菌饮品“水趣多”、植物能量饮料“够燃”、果汁气泡混合饮品“打气”、冷藏果肉果汁“果重奏”、奶茶“爱混”等一大堆品牌,但到目前,除了冰糖雪梨、海之言、小茗同学等几个品牌之外,大多数都没有多大水花。

统一很早就推出了无糖茶产品“茶里王”,却“起了个大早,赶了个晚集”。2011年,茶里王因为拼不过含糖茶饮料,无奈宣布退出市场;等到元气森林把无糖概念带火后,茶里王才在2019年宣布回归,但却早已失去了先机。

快消品营销专家张德昭认为,统一在饮品领域的推新“稍显随意”,显得“没有章法”,这种做法对于企业来说或许不算错,但对于经销商来说,在如何选品和追随品牌步伐上,就增加了难度。

根据欧睿咨询数据,国内人均即饮茶和即饮果汁的年消费规模在2015年后已经呈现下降趋势,而现制茶饮消费市场则在快速扩张,包括喜茶、奈雪的茶、蜜雪冰城等品牌也得以崛起,规模迅速扩大。

东北证券称,相比传统瓶装饮料,这些现制茶饮新势力依托的是新鲜原材料,在消费升级大趋势下,将持续对瓶装饮料形成上位替代。更何况,这些新品牌也开始推出瓶装饮料,和传统品牌们竞争。

统一和康师傅,已经“老了”。

版权声明:《老坛酸菜方便面怎么了,2022年康师傅还能吃吗》文章主要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,如涉及版权问题,请发送邮件至[dcseo8@163 。com]举报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。本文文章链接:https://www.dcseo.cn/41871.html
(0)

相关推荐